主页 > 航空安全 >疑不满业者拒聘 “保安员”砸玻璃丢漆弹 >
疑不满业者拒聘 “保安员”砸玻璃丢漆弹
疑不满业者拒聘 “保安员”砸玻璃丢漆弹

疑不满业者拒聘 “保安员”砸玻璃丢漆弹

陈大东一批自称保安人员的人士,疑向业者鸠收保安费不果,砸玻璃门、丢漆弹“侍候”。

据知,这批人约于上月起陆续上门或致电给大城堡商业中心多家商店业者,询问是否要请保安人员,维持治安,他们甚至以当地发生很多事情来威胁业者聘请保安人员。

不过,当业者拒绝所求后,该区便发生砸玻璃门、丢漆弹,甚至冷气压缩器不翼而飞等事件;由于事件接二连三发生,令业者相信与拒绝聘请保安人员有关。

郭素沁促警采取行动

目前相信至少有10名业者受询是否需要聘请保安人员,当中一名业者曾婉拒“保安”服务后,分别于本月起被砸破玻璃门和丢漆弹,令他欲哭无泪。

另有一名业者店铺尚未开张,但因电话号码印在招聘横幅上,也接到不明人士致电询问是否要保安服务。

这批业者今早通过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召开记者会反映当地情况,并促警方采取行动,确保业者能在安全的环境下营业。

冷气压缩器失窃

大城堡商业中心分新旧区,共有205个单位,其中发生不明人士前来鸠收保安费的事件主要发生在拉丁峇谷斯6、7及8路。经粗略计算,涉及鸠收保安费的不明人士约有五六人。

一名业者曾同样受到询问是否要聘请保安人员,保安费首次付费2800令吉,随后每月1000令吉。

该名业者因不在本地,所以没有出席记者会,不过通过郭素沁助理了解,业者在拒绝聘请保安人员后,其店的两台冷气压缩器便不见了,因此怀疑两件事有关联。

出席者还包括大城堡居民协会主席陈大东。

疑不满业者拒聘 “保安员”砸玻璃丢漆弹

疑业者拒绝聘请保安人员,咖啡座的玻璃门随后被砸破。

商业中心难推保安措施

陈大东说,大城堡花园自2004年起实施保安措施后,罪案率大有下降,惟商业中心因为业者难以组织起来,加上路口多,较难采取保安措施,所以发生事故时,只能自救。

他说,两三个月前,居协曾与十五碑警区的警方交流,据警方提供的数据,区内发生最多的罪案是偷车,接着就是爆窃案。

他坦言,不明人士鸠收保安费事件“相当新鲜”,之前没有听闻,相信是近月发生。

“不排除有保安公司试图找一批人来搞事,以便争取业者聘请他们的保安人员。”

他说,无论如何,业者之间必须合作,除了加强保安,也互通消息,以便提高警惕。

疑不满业者拒聘 “保安员”砸玻璃丢漆弹

毗邻咖啡座的教会近期也莫名其妙遭人丢漆弹。

郭素沁:靠近警区难防罪案业者受促装闭路电视

郭素沁聆听业者反映问题后,在记者会后率领事主到十五碑警区报案,并且要求会见警区主任,以促正视问题及采取适当行动。

她说,十五碑警区就坐落在大城堡商业中心,步行都能到达拉丁峇谷斯6,但鸠收保安费的事件还能接二连三发生,让人非常失望。

“警区近在咫尺,但这些事故陆续发生,好比打了警区主任一巴掌。”

此外,她呼吁业者为免再有人前来滋事,最好装上闭路电视,一来有阻吓作用,二来当事情发生时有证据能协助警方调查。

疑不满业者拒聘 “保安员”砸玻璃丢漆弹

赖俊权(中)向郭素沁(右)和陈大东讲述其前门被砸破的过程。

个案1:事主赖俊权(34岁,咖啡座业者)戴头盔穿黄衣干案

上月曾有数名印裔男子前来派卡片,询问我要不要聘请保安人员,当时我已婉拒,岂料两个星期后,即6月2日上午11时,当供应商到店里时,突然听见一声玻璃门破裂的声音。

我当时看不到是谁做的,但事后看了邻居的闭路电视,发现有4名不明人士乘坐摩托车到店前,其中两人手持木棍把玻璃门砸破。

他们都是戴上头盔干案,而且穿上一样的服装,即黄色长袖衣。

另一起事件则发生于上星期五(10日),当时是下午3时30分,我在店里听见后门有人丢东西的声音,出外查看才发现是红色的漆弹。

虽然无法确定是否与聘请保安人员的事有关,但连续事故确是印裔男子前来询问有关聘请保安人员事件后发生的。

我的咖啡座营业了9个月,今年1月曾发生爆窃案,当天同排也有数家店“中招”,这一连串的事故,让我觉得没有安全感。

疑不满业者拒聘 “保安员”砸玻璃丢漆弹
个案2:事主叶玉萍(40岁)接不明来电恐吓

我的店尚未开张,目前还在装修,不过我有公开招聘员工,并将印有电话号码的招聘广告横幅张挂在店前。

5月26日接获不明人士的来电,以英语和马来语交谈,对方甚至以恐吓的语气说这里很多事情发生,问我是否要请保安人员。

我感觉事有蹊跷,当时以本身只是员工,老板不在不能作主婉拒对方。

对方事后发了一则短讯来自称为Black,并叮嘱我将此事告知老板,不久后再有一通私人来电,惟我没有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