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乐园人像 >【白话法理】废除死刑这条长征路 >
【白话法理】废除死刑这条长征路

第14届第一季第二次国会下议院会议10月15日复会,希望联盟政府除了将提呈其当权以来首个财政预算案外,也将寻求通过多项备受争议的法案,包括废除死刑法案等! 

政界与民间对废除死刑一事议论纷纷,支持与反对之声旗鼓相当,看来如果希盟政府希望顺顺利利在国会上下议院三读通过废除死刑法案,看来还真非要大费一番工夫不可! 

无论如何,此时此刻,在这关键关头,回首废除死刑这条长征路,有风有雨,有血也有泪……

从2006年的那个炎阳天在德国参加民权研讨会,有机会以客观数据与史例多元角度审视死刑制存在之必要后,我多次撰文评论死刑制存废之利害关係。

记得2013年因为新加坡大马籍死囚杨伟光一案,我当时评论的结论是:但是以我国动辄主张死刑来应对每项罪行的民情,不是有人曾建议把那些遗弃婴儿致婴儿死亡者,也当以谋杀罪受审,一旦罪成也需问吊吗?废除死刑这条长征路,在大马依然绵绵无尽头;也不知还会有多少个活死人,须走过那高喊“死囚要上路,请大家迴避”的不归路,才会等到那一天! 

在折腾几年后,废除死刑这一条漫长长征路,曾在国阵当权的末年看到一线曙光!据报导,当时的首相署部长南茜苏克利曾在国会下议院会议指出,国阵会提呈《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修正法案,修正範围包括废除毒贩强制性死刑,以让法官在审理毒贩时,不限制于判死刑的条规约束。

然而这项法律改革建议,就像许多前朝国阵政府的政改宣言,最终还是落得无疾而终的下场,直到希盟政府这回提呈的废除死刑法案。 

在我国,犯下谋杀、藏有鎗枝、向国家元首宣战和贩毒的罪行,如罪成将会面对强制性绞刑。不久之前,有人曾建议把那些遗弃婴儿致婴儿死亡者,也当以谋杀罪受审,一旦罪成也需问吊。由此可见,死刑存在与实行之原理基础在于“以牙还牙”的报复,杀一儆百的阻遏效应。 

在人权至上的现代社会,越来越多人认为死刑是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让死囚过着生不如死般活死人的生活,严重违反了国际人权法。 

显然,尚有不少执法单位不苟同死刑是残忍的说法,如全国警察肃毒局总监拿督斯里莫马就公开表示,在对付毒贩的问题上,他个人不认同废除死刑。 

逾三分二国家已废除死刑

同样的,近年来不少研究质疑死刑具威慑力的说法,因为数据显示严刑峻法与犯罪率的增减并没有必然的关联。例如我国自1980年代起对贩毒与运毒者实施死刑的措施,但贩毒与运毒活动却未见显着减少。更甚的是,有些研究不仅认为死刑不具吓阻作用,还会增加谋杀犯罪率! 

事实已证明,判贩毒者死刑并无法遏止贩毒活动;同样的,判谋杀者问吊也未能减少谋杀案。这或许解释了为何自二战以来,废除死刑已成为大势所趋。全世界逾三分二的国家已废除死刑,在58个尚实行死刑的国家中(大马是其中一国),只有18个真正执行死刑,其他国家已停止执行有关刑罚。

然而,大马民间对死刑存废问题以及衡量法治精神与人道主义冲突的态度是複杂,甚至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支持死刑的存在,另一方面却不愿执行死刊。 

在2012年针对1535人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在正常情况下,大马有91%受访者认为杀人犯该被处死、超过80%受访者认为毒贩该被处死,以及83%受访者赞成军火罪犯该被处死。 

但是,当以上的民调后来加入了其他因素如:妇女多年被丈夫虐待,忍无可忍下谋杀丈夫;少年为僱主带行李箱过关时被搜出毒品等。然后再让民众表态,结果赞成杀人犯被处死的受访者猛跌至14%、赞成处死毒贩和军火罪犯的只有30%。 

是的,犯罪者应该付出代价,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罪犯都必须为自己罪行以生命来偿还。除了那些犯下滔天罪行的惯犯,比如连环谋杀罪者,其他人应该有第二次悔改和生存的机会。

文/许文思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