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乐园人像 >疑不满被指乱丢垃圾‧父子球棒打死散工 >
疑不满被指乱丢垃圾‧父子球棒打死散工
疑不满被指乱丢垃圾‧父子球棒打死散工(吉隆坡)注重住家环境清洁的华裔散工,三更半夜听到声音后走出屋外查看,发现邻居乱丢垃圾,一怒之下当面指责邻居,双方在激烈争执下,他遭邻居两父子手持疑是汽车工具及球棒从后袭击,当场晕倒,送院后因头骨严重爆裂身亡。51岁死者黄永胜被外甥女陈矜宁(26岁)送院治疗后,陈氏立即向警方报案。警方过后派人前往现场了解,并扣查涉嫌打死人的两父子,同时带走一件疑是凶器的汽车工具。这起命案是于今日(週三,4月28日),4月28日凌晨1时许,在冼都新镇第75座4层式组屋发生,死者住在底层。邻居曾试图阻止案发时,除了死者外甥陈矜宁目睹整个过程,一楼印裔邻居也是目击者,因为死者遭两父子围殴时,这名邻居曾试图上前阻止。不过,这对父子并没有因陈矜宁及邻居的喝止而停手,附近邻居在睡梦中听到陈矜宁的大声呼叫而惊醒,两父子见到多名邻居出现才停手。可是当时死者已奄奄一息,被紧急送到中央医院抢救时,医生发现他后脑部位的头骨严重爆裂,两小时后离开人世。死者生前是与妹妹黄细妹(49岁)及外甥女陈矜宁同住一屋,他在邻居眼中是个爱乾净的人,而寓所旁就是组屋的垃圾槽。他也曾因为邻居自私乱丢垃圾而出手打人,闹得不愉快,左邻右舍都知道他的霸道行为,只是没想到他会因为垃圾问题而送命。接到噩耗后从柔佛赶返住家的黄细妹,非常伤心兄长不幸被打死,她要求记者替无辜冤枉的兄长讨公道,并表示只是一场争执,既不是深仇大恨,为何邻居两父子如此心狠手辣打死她兄长。警方找不到凶器警方虽然扣查这两父子,可是到场展开调查工作的查案警官向陈矜宁透露,警方已搜查过嫌犯的车子和住家,只搜到一支相信是袭击她舅父的兇器,并没有她所说的球棒。陈矜宁说,殴打她舅父的两父子手里是拿着硬物,其中一支肯定是球棒,当时还有一名邻居可以做证。如今舅父已逝世,希望法律还她舅父一个公道,将杀害她舅父的兇手绳之以法。无法出席外甥女婚宴5月1日是黄永胜的另一个外甥女结婚大喜日子,他原定于本週五前往柔佛古来赴宴,但是他因为与邻居垃圾问题送命,无缘亲口祝福外甥女。此外,与死者住在一屋的外甥女陈矜宁,也打算在附近添购另一间新屋,并要求舅父物色屋子,并一起搬去居住,可惜她舅父无法等到这一天的到来。陈矜宁想到舅父生前的点点滴滴时,不禁伤心落泪,在旁的母亲黄细妹女士更不断重複要媒体替黄永胜讨公道,不能就此让他枉死。曾遭恐吓不搬家避邻居陈矜宁在喝阻邻居两父子停止殴打她舅父时,曾对她做出恐吓。她表示已据情向警方投报,如果她在舅父事件后有任何伤害,最大嫌疑就是邻居的家人。她坦承自身安全确实受到威胁,如今舅父不在了,她母亲也会回柔佛,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但她不会因此而搬走,如果她搬走就等于她怕了他们。她说,这个家是她母亲的,她又在吉隆坡工作,住在这里出入方便。“自从母亲去了柔佛后,家里只有我和舅父两个人,舅父对我如亲女般看待,经常叮嘱我要照顾自己,他不在后令我十分难过。”死者和邻居关係好记者也走访组屋一些居民,一名巫裔女邻居表示死者为人善良,与左邻右舍的关係非常好,事发时她没有在现场了解,但是她的儿子有出去查看,她听儿子讲述他被殴打至重伤。在受访中,她从记者口中得悉死者在送院后不治。她说,住在这里的居民相处融洽,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表示,她知道死者为人爱清洁,有时候见到他都会与其他住户交谈、打招呼,因此对于死者的不幸,她感到难过。死者倒地父子仍狂殴死者外甥女陈矜宁向记者说,当舅父三更半夜走出屋外时,她觉得有异就起床出外了解情况,结果看到舅父与殴打其的邻居在吵架。她曾出口调解平息争执,岂知舅父转身準备进屋时,返遭对方手持硬物攻击,直到舅父倒地不起。她说,舅父遭邻居持硬物攻击时,他虽然极力反抗,但是对方的父亲还跑去车里拿了一支球棒,两父子一起对她舅父狂殴,她立即喝止对手停手,但是对方并没有停手的意图。头骨爆裂手术前逝世她说,舅父是在屋外走廊被殴打后,走去前方的停车位后倒地,这两父子竟然不肯摆手,继续对毫无还击能力的舅父殴打。陈矜宁说,一直到多名邻居上前阻止后,这两父子才停手,但舅父已伤重晕倒,还流了很多血。“我开车送他入院时,他呼吸声很大。入院后,我一直等着医生检查结果,医生告诉我他情况危殆,头骨爆裂,必须做手术。”她指出,舅父原本在週三,早上要进行手术,可是他在凌晨4点多因伤势恶化而逝世。指死者先动手父子被扣查吉隆坡刑事调查组主任拿督邱震华表示,警方已经逮捕两名印裔父子协助调查。他们向警方称是死者先动手打人,但警方会对此展开调查,才知真相。他说,警方在案发后已逮捕分别为51岁的父亲及23岁的儿子,两人皆为罗里司机。他表示,警方于週三淩晨1点接获投报,火速赶往现场。警方根据两名印裔父子的口供,初步相信是男死者不满两父子将垃圾丢在他家门口而大骂他们,岂料却点燃对方的怒火,双方展开争执,酿成命案。邱震华说,初步调查,警方相信兇器为水喉管及棒球棍。“当时死者是持水喉管,嫌犯则持棒球棍。”他还说,两父子称是死者先动手殴打他们,他们才会还击,“警方必须展开调查,才知道真相。”他指出,由于这起案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警方必须向目击者及知情人士录取口供,才能查出所以然。‧2010.04.2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